惟靠耶穌寶血

●俞閻路得

 

著名詩人芬尼克勞斯比(Fanny J. Crosby),一生寫下八千多首詩歌,其中許多至今仍膾炙人口。她曾說:「在這短暫的人生,人們寧可讀一首詩,勝過看一篇講章。」《十字架十字架 (Near the Cross) 》,就是這樣的詩歌,其副歌詠三嘆:「十字架,十字架,永是我的榮耀;我眾罪都洗清潔,惟靠耶穌寶血」,意義深厚,意味深遠。

作曲家威廉•竇安(William H. Doane, 1832-1915),是位有才華的音樂家和成功的商人,一生創作兩千多首聖詩。他與芬尼,有美好的配搭,《安穩在耶穌手中》《十字架十字架》《榮耀歸於真神》《我乃屬耶穌》等,都是他們的傑作。

《十字架十字架》,節奏統一,易唱。和聲以 F大調的三個主要和弦(FBbC7)為主,但第1-25-6小節,以V7-VI(C7-Dm)進行,出現小和弦。第13-14小節,同樣的旋律,卻用了關係D小調V7-VI(A7-Bb),豐富了色彩的變化。

多年前的一天,我心中極其憂傷,跪下禱告當我用雙手捂住眼睛時,一片漆黑中,漸漸出現主耶穌被釘的圖畫。在十字架的光照下,我所犯許多自以為是任意妄為從不以為錯的事,樣樣擺在眼前我痛哭認罪,一次,兩次得到了完全的赦免,經歷了遇見主的甜蜜。

求主使我靠十架,在彼有生命水寶血由十架流下,白白賜人洗罪

我與主同釘十架,和祂同葬同活今主因信住我心,不再是我活着。

我定志不知別的,只傳耶穌基督;並為我釘十架,死後三日復活。

主禁我別有所,但救主十架;世界對我已釘死,我以死對世界。

唱這首詩歌,我聯想到聖經的幾個人:與耶穌同釘十架的強盜之一,罪孽深重,卻得到完全的赦免;古利奈人西門,是被人勉強代替耶穌十架的人,後來一家都成為熱心的基督徒;耶穌門徒彼得,雖三次不認主,但最後為主殉道,倒釘十字架而死…

使徒保羅說:「我斷不以別的誇口,只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,因這十字架,就我而論,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,就世界而論,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。」(《加拉太書》六章14節)

是的,本是恥辱之象徵的十架,因主耶穌被釘和祂捨己的救贖大愛,成了榮耀的記號,多少人的生命從此得到了改變!深願讀者朋友,也有這樣美好的經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