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心靈得安寧》旋律平靜舒適

●俞閻路得

 

《我心靈得安寧》的詞者史帕福Horatio G. Spafford(1828-1888),是芝加哥一位律師,也是長老會會友,並擔任神學院的董事。

1871年,芝加哥發生了一場大火,毀盡了他的巨額房產投資,還失去了惟一的兒子,但他毫無退縮,投入了慕迪先生(Dwigt  Moody)的工作隊,為災後重建努力。

兩年後,史帕福與妻子和四個女兒去歐洲度假,但出發時因要處理業務而不能同行。誰知一星期後,妻女所乘搭的郵輪,在海上與一艘輪船相撞、沉沒。幾天後,史帕福收到妻子的電報,只有兩個字:Saved Alone(僅我存活)。史帕福立即趕去英國與妻子會面。當船經過女兒們出事的海域時,他寫下了《我心靈得安寧》。

作曲家布利斯Philip P. Bliss,是史帕福的同工,一同在慕迪和孫蓋的佈道團事奉。1876年,他為這首歌詞譜了曲,並在芝加哥「再見大會堂(Farewell Hall)」獻唱。這首曲子,竟是他所作的最後一首詩歌。同年12月,布力斯在與妻兒回芝加哥途中,所乘火車遇意外,他為了營救妻子而雙雙消失在大火中。

 

《我心靈得安寧》的旋律如朗頌,跟著歌詞的情緒而起伏。這堨u介紹第一節:「平安有時如平靜河環繞我」,旋律平靜而舒適;「悲傷有時如大風浪」,旋律開始升高;「不論何環境,我已被主引領」,音調一句比一句高,為整節中的最高音;「我心靈得安寧,得安寧」,停留在較高音調上。副歌,重複「我心靈得安寧」,音調顯得異常平靜,使人如同進入安息。

5至7小節、第9至12小節,兩次用了V7//II和弦,豐富的變化,襯托出旋律的高漲,更突顯出歌詞重點:「我已被主引領」。旋律和低音聲部呈美麗的反向行進,也是這首詩歌的特點。詩班可根據旋律的起伏,處理強弱對比。

什麼是基督徒戰勝苦難、心靈得安寧的秘訣?聖經《哥林多後書》四章79節「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堙A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,不是出於我們。我們四面受敵,卻不被困住,心塈@難,卻不至失望,遭逼迫,卻不被丟棄,打倒了,卻不至死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