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樂頻道

慈光導引•深切體會  (1397)

●俞閻路得

 

《慈光導引(Lead, Kindly Light)》,是一首被譽為十九世紀最優美的抒情詩,作者John H. Newman(1801-1890)。他32歲那年出外旅遊時,染病幾乎不起,痊癒後返英國途中又遇風暴。期間,他讀到《出埃及記》13章21節:「日間耶和華在雲柱中領他們的路,夜間在火柱中光照他們,使他們日夜都可以行走。」便祈禱懇求神帶領前程而寫下這首詩歌。

這首古老的聖詩,可能已被現代人漸漸遺忘,但卻是五、六十年代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基督徒所熟悉並喜愛的詩歌。各種的政治運動中,基督徒的信仰不斷受到衝擊。五十年代,大陸教會被強制合併,許多聚會點被解散,牧師被停職或改行,信徒們好像被打散的羊群,不知所措,這首詩歌便成為許多基督徒的禱告。

我在一個愛主的基督徒家庭中長大,在任何環境下,先父母親都堅持每晚帶領子女一起禱告。在文化革命期間,每晚關上燈,用極輕的聲音一起禱告。《慈光導引》、《耶穌領我》……是我們能背的詩歌。感謝神,這些禱告成為神祝福他們後代的最大原因。

因神的保守,父母的代禱,使我在唸書期間一直堅守著信仰。1964年從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畢業後,因宗教信仰之故,被分配去湖南,一個沒有鋼琴、沒有前途、遠離親人的縣堙C但我並不孤單,因我所信的主耶穌是活神,祂與我同在,賜了我一生受用的應許:「我要作一件新事……,我必在曠野開道路,在沙漠開江河。」(聖經《以賽亞書》43章19)而《慈光導引》是伴我同行的詩歌之一,是我的禱告。歌詞第一節:「懇求慈光,導引脫離黑蔭,導我前行!黑夜漫漫,我又遠離家庭,導我前行!我不求主指引遙遠路程,我只懇求一步一步導引。」從64年分配去湖南鄉下,78年到香港海外神學院教學,97年來到紐約角聲佈道團全時間事奉,神應驗了祂的應許,曠野開了道路,沙漠開了江河,垂聽了「一步一步導引」的禱告。我逐漸明白在生命中的苦難和剝奪,只是讓我更認識掌管命運的是活神,是愛我的天父,我得到了更大的賞賜和祝福。

今年有份參與六月四日「關懷社區音樂會」的籌備工作,也是詩班綵排的鋼琴伴奏。在短短五個月的詩班排練中,所經驗和所學到的,使我心中湧出說不盡的感恩。

記得第一次排練是一月十一日星期日晚上,下著雪,非常寒冷,竟有二百多人來參加排練。不怕天氣寒冷和路途遙遠,同心合意和熱忱融洽的事奉,是今次詩班的精神,也是在音樂會中表現出色的主要原因之一。許多感人的故事,在排練期間不斷發生:有弟兄不辭勞苦,每週負責提前半小時分聲部練習而病倒;不斷出謀獻計的幕後功臣,剛開完刀,洗完腎仍堅持排練,被神醫治感恩而來參加;外州的弟兄姊妹更是出錢出力,不辭勞苦甘心樂意地事奉……。每位詩班員的職業都不同,有牧師、醫生、律師、教師、企業家、指揮……,但卻有同一個心志,謙卑地事奉,幫忙搬桌椅……,這一切是主愛的吸引、神榮耀的彰顯。

這次音樂會的詩班唱得很好,相信兩位好指揮功不可沒──世界著名的林望傑博士,他的謙卑、忍耐、仔細、明確的指導,使業餘詩班員學到怎樣唱好每一首難度較高的詩歌,使水準得到大大提高。綵排指揮楊士弘竭盡全力,在每次練習中,儘管天氣寒冷都濕透全身,在他指導下,有些連看譜都不行、程度參差不齊的詩班員,在短短五個月中,有了準確的節奏和音準,他得到詩班員的喜愛。

在詩歌的第三節歌詞中說:「久蒙引導,如今定能繼續,導我前行,經過洪濤,經過荒山空谷,夜盡天明,夜晝天明,晨曦光堶奕{,多年契闊,我心所愛笑容。」

在我眼前湧現出的每一個變得熟悉的面孔和他們的故事,正是主向我顯示的笑容,是我心所愛、所渴慕及追求的。